杭州杀幼女嫌犯内心积怨已深 自称天下第一坏人

作案24小时之后,他匆匆走在杭州余杭莫干山路与勾运路交叉口的涵洞里,被通宵未眠的专案组成员一眼认出。

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想问这个54周岁,其貌不扬的男人,到底为什么,要对这么小的两个女孩下重手?

前天上午,余杭仁和街道东山村,在自家的棚租房里,就是他杀掉了两个小姑娘,制造了一桩令人心痛无比的命案。这两个小姑娘是一对姐妹花,放暑假从安徽老家赶来与妈妈团聚的,姐姐小娟8周岁,妹妹小丽才4周岁。

臧纪超是她们的亲戚,臧纪超有个弟弟,而这个弟弟就是这两个孩子的姨夫。孩子们平日里管臧纪超叫大爷。

臧纪超弟弟是做废旧木料收购生意的,臧纪超就帮着弟弟干。

同时,弟弟也让自己的小姨子,就是那两个孩子的妈妈,一起来帮工。他们就一直住在那个案发的棚租房里。(详见本报昨天A5版)

哪里来的深仇大恨?昨天,余杭警方召开新闻通报会,通报案情。

臧纪超之所以如此凶残,对睡梦中的一对姐妹下重手,仅仅因为琐事纠纷,他说他觉得弟弟一家都不待见他。

审讯抓捕过程,我们根据警方提供的素材制作成了视频,大家可以扫旁边的二维码关注微信“点兵点将点ASIR”,在对话框里发送“0720”就可以收看。

被抓时

他说“你们真厉害”

还说自己是“天下第一坏人”

从前晚开始,钱江晚报记者就一直与市区两级公安机关联合组成的专案组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深夜11点,专案组决定悬赏5万元缉拿臧纪超。

昨天凌晨零点、2点、4点,钱江晚报记者三次与专案组取得联系,得到的消息是各路人马都还在忙碌,该奔凶嫌老家的奔老家,该在路面搜索的继续搜索,但还没有找到臧纪超的下落。

凌晨5时20分,臧纪超行走在莫干山路与勾运路交叉口的涵洞里,被良渚派出所的巡逻警力认出。

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钱江晚报记者就得到了这一消息。

通宵巡逻排查的400多名民警和巡防队员手上,都有臧纪超样貌的监控截图。

当时,那组巡逻队发现一名男子手上拎着一个红色的编织袋,在莫干山路上往杭州市区方向行走,体貌特征与仁和命案嫌疑人非常相似,立即上前截停盘查。

刚刚开口盘问,臧纪超就说:“你们真厉害……”

他还说,他是天下第一号坏人。

杀人后

他一直没离开余杭

当晚,他在勾庄小树林里过夜

编织袋里是几个随手捡拾的空饮料瓶。臧纪超是干废品收购的,这是他的职业习惯,哪怕是前天这样特殊的日子,他还保持着这个习惯。

他身上还有五六十块零钱,不够一张长途的车票钱。

臧纪超没有多大反抗,跟着巡逻民警,一步步地走。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天里,臧纪超徒步走遍了周边一带,但他并没有离开余杭。沿路监控照得很清楚,凌晨作案后臧纪超先向南走上了东山村边的勾仁大道,又走到良渚运河村王家桥、南庄兜村、金恒德汽配城、勾运路小洋坝……晚上,他在勾庄的一个小树林里随便过了一夜。

臧纪超看到了巡逻排查的民警,他就赶紧躲开了。不过最后,还是被抓了。

他和同样收废品的二姐关系近

他觉得弟弟一家

都不待见自己

54周岁的臧纪超,精神状况是完全正常的。

面庞黝黑,粗实的手指,指缝里嵌着一点泥,臧纪超坐在民警面前的时候,没有慌乱到失去语言上的逻辑,还是保持着一份冷色调的平静。

臧家有三姐弟,二姐也在杭州收废品,但和臧弟弟不合。臧纪超离家几十年,基本没有回去过。赚来的钱,不给父母,但是会给二姐。

现在父母已然过世,可两兄弟之间的心结并没有打开。

差不多一年之前,臧弟弟因为缺人手,勉强叫来了哥哥。

臧纪超觉得,弟弟这一家子,长期以来对自己有攻击,还孤立他。

攻击?这确实是他的原话,后续他解释,因此自己长期以来心里有积怨,很深了。

臧纪超提到,自己帮弟弟打工一年光景了,但弟弟只是包吃住,并没有给他一分工钱。但是,弟弟的小姨子和其他一些帮工,是有工钱的。他有些心理不平衡。

臧纪超还觉得,那两个孩子对他也是有意见的。

他认为,两个孩子和自己弟弟很亲,总说什么姨父真好,长大会孝顺姨夫,而觉得自己不好,面相太凶了。

臧纪超是个性格孤僻的人,他没什么朋友。在外面,他感觉也没什么人看得起自己。

臧纪超和弟弟常常吵架。

就在案发前一天,因为棚租房可能要拆了,弟弟就让他回去算了。

他们因此又争执起来。

在警方昨天发布的新闻通稿里,有如下一段文字:(臧纪超)长期单身,平时与弟弟臧某夫妇及臧某妻妹郑某同住在工棚附近,帮助弟弟收购废品。但与弟弟夫妇、及郑某日常相处一直不睦,便怀恨在心,尤其是他认为小孩也在骂他,更感到不能容忍。

弟弟三人出门之后

他对熟睡的两个孩子

下了重手

在前天之前,觉得无望改变现状的臧纪超,就打定主意要去做一件大事。

前天凌晨5点,弟弟弟妹和两个孩子的母亲郑某一起出门,去收废旧木料。临走前,弟弟和臧纪超说过的,你照看一下两个孩子。平时,两个孩子会自己在棚租房里玩耍,看电视。

此时时间还早,两个孩子都还在熟睡之中。

弟弟三人前脚一走,臧纪超就用凳子和菜刀对两个熟睡的孩子下了重手。

作案时间大约是半个小时左右。

臧纪超基本没带什么东西,就这么开始徒步逃亡。

因为天还早,棚租房和最近的施田畈24号都还有好大一段路,也因为棚租房此时是门窗紧闭的,臧纪超犯下命案的时候,东山村里没有人第一时间听到什么动静。

目前,犯罪嫌疑人臧纪超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余杭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采访回杭的路上,看到了两个孩子的妈妈郑某。

她一身黑衣,在棚租房前祭拜,烧纸钱。

女人跪着,久久不动。

谁都不忍心目睹这样的场面,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说,只有默默希望她能挺过去。在这种时刻,语言,真是苍白的。

(原标题:三个大人前脚刚走他就对熟睡的两个女孩下了重手)

Abou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